『三年之约,止于百岁。
他一生在等,等一世不归。』
泥嚎~这里是浮灯残影的小墨茕!
pser|coser|填词|视频剪辑|古风圈|二次元|御宅族|龙族盗笔脑残粉儿|三国江东厨|橡皮章|撸簪|手写|摄影|料理
◆后宫——老公陈等等男票kkw
于朦胧朱一龙的颜粉~
◆这些年爬过的墙头——
可逆:严九|苏越|靖苏|诚台|初次|刀恒|辛伊|泓川|楚路|花邪|滨田兄弟
不可逆:三九|狄尉|萧连|策瑜|楼诚|凌李|恺楚|桃雪|释索|马猴混沌|峰霆衍生|mike&ben(LHF)
不拆不拆窝萌不拆cp!_(°ω°」 ∠)
◆渣浪ID:@墨茕_
来呀~快来微博互相伤害丫_(:зゝ∠)_
◆窝很好勾搭的嘤quq尽管来评论区找我玩!至今主战场都在lof,此博客堆砌一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偶尔心血来潮写写文填填坑~感谢关注,望不弃!
◆【无偿】【无偿】【无偿】(练手期商用也无偿哦)承接各种风格和用途的海报宣图、封面设计、logo头像、手写题字,以及古风填词和基础的pv制作~一般有时间且在能力范围内的都会接!能接受我的拖延癌并不嫌渣的话就快来约约约吧!ヾ(≧へ≦)〃

【辰隐】我和师兄不得不说的故事

23333终于盼来he!辰隐he好难得QAQ
感谢太太特意去了解蜀山的剧情才为我写了辰隐萌萌哒日常!
爱你一辈砸【比心】

🔥等等等成为最耀眼的星星🔥:

 @墨茕 我好像越写越糟糕了……求不嫌弃嘤嘤嘤……


 
 


我叫丁大力,是村子里力气最大的人,虽然我只有十三岁 


 
 


我五岁的时候母亲就死了,七岁的时候父亲也死了,村子里开始有人传我是个灾星,克人,但他们最多离我远了些 


 
 


后来我养的黑子死了,哦对了,黑子是我养了好几年的大狗。黑子死后住我隔壁的两家家禽也开始纷纷病死,村子里德高望重的老人便说我是灾星,必须离开村子,好吧,爹娘都死了,离开就离开呗,纵使那时我只有十岁 


 
 


我搬到了村外,村外是片密林,村子里最有学问的人怎么说来着?哦对了他说我们的村子是世外桃源,我看是世外鸡鸭园吧 


 
 


林子中一向资源丰富,要肉有肉要素有素,虽说凶猛的动物也不少,可我是丁大力诶,有什么难的倒我? 


 
 


我在林子中逍遥的过了三年,直到有一天林子中的动物纷纷四处逃窜,直觉告诉我是村子里出事了,拎起平时捕猎的大砍刀便冲向村子,果然,村子外零散被扔着几具死尸,脸都被砍碎了,也认不出是谁,那就先搁着吧 


 
 


跑到村子中间,果然大家都被困在村长家,一群白衣服手拿长剑的人凶巴巴的威胁村长交出什么容器?当然,我的村长那么贪财自然不可能交出任何东西,村长可是出了名的铁公鸡呢 


 
 


那群坏人似乎不耐烦,手起手落就杀了个人,离得远有些没看清,好像杀的是村长媳妇,那个总是笑的很温柔的奶奶,心里有些搓火,趁没人发现我我便偷偷跑回村子里我原来的住处,没有人住果然落了很多灰呢,我找了很多过年时吓唬年兽的炮竹,揣进兜里准备去救人,虽然他们把我赶出村子,可爹娘死的那几年都是他们在照顾我


 
 


村长的孩子好像也被杀了,村长哭着喊着说不知道什么容器,扔了好几个炮竹过去,果然那群白衣人一阵慌乱呢,我趁机溜上去砍死好几个白衣人,烟雾刚淡了些就好像看到离我很近有一张笑的很诡异的脸,刚想提刀杀了他就感觉到胸口一阵火烧的疼痛随后就是五脏六腑都在疼痛,浑身无力的摔在地上,听到一声冷笑,随后所有白衣人都走了,村子里幸存的人小心翼翼的过来看着我,村长却一反常态哭着喊着的抱住我,“孩子你回来做什么,到底还是没能保住……” 


 
 


可当时我太疼了,也听不清村长说了些什么就晕了过去,等我再醒来我居然回到了密林中的住处,离我不远处还有个看起来四十多但保养的很好的老头,老头见我醒了也只是笑了笑,我有些恼火,怎么就莫名其妙回来了呢? 


 
 


老头开始和我讲故事,他说曾经有个为祸天下的血魔名为丁引,引起祸乱的引,后来被一名李大侠打死将其魂魄封印在赤魂石里,赤魂石若是遇到最适合他的容器便会霸占容器重新复活,再次出世扰乱人间,相传赤魂石的容器出生时会有六星相连的异象出现。这个传言传遍大江南北,所有人都怕自己的孩子出生时会有这种异象,直到十三年前,这种异象出现了,那对夫妻慌忙的带着孩子逃到了一处村落,村子里的人很善良,不光帮他们保密还请他们住了下来,后来孩子的父母都死了,村子中德高望重的几个老人便研究怎么保住这个孩子,因为迟早有一天会有人把赤魂石打进孩子体内,过了两三年他们终于狠下心把孩子赶到村子外的密林中,却没想到,村子被屠那天孩子还是回来了,到底没能逃过容器的命运


 
 


说不吃惊是假的,这么说来,岂不是我害死了那么多人?想要起床却被按回,老头突然极其认真的问我愿不愿做他的徒弟,愿不愿为父母为村子里死去的人为天下所有的人守护赤魂石,不让里面的血魔出来为祸人间?


 
 


虽然我不是好人,可是为了替他们报仇我也不会允许这祸源出来,跪到地上向老人磕了几个响头,一句师父让老人叹息




 
 


师父把我带走了,带到了一个叫做蜀山的地方,他把我领到一个少年面前,我装作天真的问师父,“他就是带我的师兄吗?”


 
 


师父说,“丁隐,他是大师兄丹辰子,以后喊他大师兄就好,你的课业以后就由他来带……”师父后来说了什么我已经没在听了,因为这个师兄真好看……哦对了,师傅给我改了名,还是姓丁,却不叫丁大力了,现在叫丁隐,隐忍的隐,他说他希望我能忍住赤魂石所带给我的所有负面情绪


 
 


师父临走前说他要去历练,要我们有事也不要找他,可是历练是什么?我问师兄,结果师兄却摸了摸我的头,告诉我师父就是去捡孩子了。可是特么的谁允许他摸我头发了!!


 
 


头发被摸了,一整天心情都不好了,我决定报复回来,可晚上一沾床就困的不行,无奈只能先睡个好觉再说,报复什么的,醒来再说吧


 
 


四更的时候莫名其妙的就睡不着了,侧过身就看到地上的师兄睡的很不安稳,想起白天的头发之仇,我偷偷起床找来火折子,悄悄的烧了他的刘海,本来还想继续烧了他其他的头发的,可是看到他睡的毫不设防,白玉般的脸庞瞬间好像撞击到了心脏,手上柔顺的长发也舍不得下手烧了,讨厌自己的心跳,跑去书桌蹭了一手的墨水,奔着那张漂亮的脸抹了下去,恩,黑不溜丢的了,可以继续去睡觉咯


 
 


在醒来是被扒愣醒了,心里很是搓火,可当看到一脸愤怒的师兄后瞬间什么火都没有了,装作被吓到,无辜的眼神果然逃过了一劫,不过这师兄笨笨的真好玩




 
 


修仙要辟谷,师父你个大骗子为什么不早说,现在一天只能一顿,真的要饿死了饿死了饿死了!


 
 


听说现在天墉城的掌门以前他的师弟饿的时候他都会下厨做鸡丝粥给他师弟吃,也不知道我的师兄能不能给我做鸡丝粥吃……


 
 


粥来了,确实来了,可特么的谁告诉我这怎么吃!第一天,芦荟粥,不是鸡丝连根鸡毛都没有,素的!还是这么诡异的素!但好歹是加餐,逼着自己喝下去,结果还是抵抗不住胃的造反吐了个干净


 
 


第二天,粥里不是芦荟了,改仙人掌了!吃了两口,吐的更厉害了!一个礼拜以内,师兄用各种厚肉植物给我做粥,我有气无力的趴在床上,连句话都说不出了,我不求吃肉了,你给我来碗白粥可好?


 
 


可惜没人听得到我的祈求,师兄又来了,粥里一节一节的绿绿的,别特么告诉我这是仙人黄瓜!整个蜀山难道连真的黄瓜都没有吗!!!


 
 


我已经万分确定的师兄在整我,难道是那天看到我手上忘洗的墨水了?不过你敢这么整我,看我怎么整回来!


 
 


记得上山时山门那里曾经有一天香喷喷哦不对是威风凛凛的大狗,丹辰子你丫敢这么对我,看我怎么整你!


 
 


趁弟子不备把狗打死拖到林子里,皮扒了肉腌了,哦对了我把厨房的盐偷得差不多了,以前自己在林子中住时可没少做腊肉,不过今天的头一餐,当然要做香喷喷的烤肉啦~


 
 


狗油滴到下面的木材上,突然想起丹辰子,我赶忙拿出他装晨露的瓶子,嗯,装满一瓶够坑他好几天了呢,丹辰子自小在蜀山长大,早就可以不吃饭只吃些晨露了,所以吃食上,只能这么坑他了!


 
 


丹辰子有个怪癖,接完晨露不立马喝掉,喜欢等到中午在喝,摆的整整齐齐的晨露,恩,每瓶都倒点油吧~


 
 


果然没多久他就被带去问话,后来听说是被灌了皂荚水,可怜兮兮的样子我第一次产生了愧疚,他们的谈话我也听到了不少,是啊,从小在蜀山长大不经世事他又知道多少呢?




 
 


我凭着一双可怜兮兮又天真的眼睛讨得整个蜀山的喜欢,不对,除了那个二师兄明轩,总是和我作对,在没人的时候总会对我冷嘲热讽,这不那天去打饭,我打什么他就打什么,还故意打掉我盛菜的勺子,心里冷笑一声,随后我偷偷的用灵力打在铃铛上,哦对了,听说现在的天墉掌门曾经就送给他师弟这样的一个铃铛?


 
 


来蜀山第一样学会的就是干嚎,这不,听到我嚎师兄弟们都围了过来,看到我躲在墙角一脸委屈什么都没问,也什么都没说,他们只是把饭菜扔了明轩一身然后一顿胖揍,再后来,丹辰子大概是听到我嚎了吧,急急赶来问我怎么回事,我刚说了一句明轩师兄欺负我他就跑去明轩那里一顿臭骂,骂了能有一下午那么久,那时候心里真是甜甜的




 
 


时间过的太快,三四年一晃而过,我能清楚的感觉到身体中有一股强大的力量要出来,要控制我,想起师父的话,我必须控制自己,可那天我觉得我心里只想杀人,我怕控制不住便往出跑,师兄弟们都那么宠我,我怎么可以伤害他们!守山门的师兄弟见我不太对劲上前询问,我却被控制般重伤了他们,强迫自己跑出去,一个踏空摔了下去,蜀山最长的莫过于台阶,或许因为疼痛心中那股杀欲没有那么强烈,我踉跄的跑了很远,跑到了那里我也不知道,终于力竭的倒在树旁失去了意识


 
 


我是被颠醒的,我趴在师兄的背上,宽大的背让我心安,小声地喊他,却见他抽泣了一下,哭什么?我不明白为什么师兄可以御剑却非要背着我走台阶,那么长的台阶我下来时都累得要死,他还背着我往上爬,怎么这么傻


 
 


看着他的侧颜心里乱跳不停,几年的同居让我对他心里早就有了不同寻常的感情,可我不能说,因为这不合常理


 
 


夕阳金灿灿的阳光打在我的背上暖暖的,打在他的脸上让我有一种恨的情绪在滋生,恨自己为什么是个容器,恨自己注定成魔忘了他,恨自己与他能在一起的时间太短太短……


 
 


我清楚的知道这次回去怕是就要被关起来了,因为我已经快要被控制了,为了父母为了村子里的人为了天下也为了他……我都不能出来为祸人间!




 
 


师父果然回来了呢,还带回了个孩子,八九岁的样子,长的也很漂亮,师父说,要丹辰子带他,心里弥漫出难过不舍,可是我不能任性的阻拦,因为我就快离开了


 
 


师父说,要把我关进水月渊,他告诉了师兄关我的理由,师兄不可置信的看向我,我除了沉默做不出任何反应,下一秒师兄却突然对师父跪了下去,不停的磕头求着师父不要把我关入水月渊


 
 


我上前拉住他不让他继续,我求他不要这样,我告诉他这是我应该做的,我不知道我当时是什么样,只感觉脸上湿得很,看着他满脸的血心痛如绞,那个骄傲的人因为我竟然如此狼狈


 
 


狠下心打晕他,我最终还是跟着师父去了水月渊,到了那里多少有些明白为什么丹辰子不让我来,四周暗无天日鬼哭狼嚎,各种强大的妖魔之力引诱着我胸口的赤魂石,师父愧疚的说让我一个孩子来承担一切


 
 


铁链穿透我的四肢,双臂被勒到身后,脖子上被铁链缠绕着,每天只能进食一点点水,暗无天日的日子让我分不清时辰,直到有一天丹辰子偷着跑来,他斩断锁着我的铁链,抱着我,我能感觉到他的心痛,他哭了,我嘲笑他像个女人,他却扑过来亲吻我





 不老歌: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101130&tid=3065402#Content





 


我俩的事最终还是被掌门那小老头知道了,看着他气的眉毛都快炸了却突然有些想笑,他说要洗去我们的记忆,丹辰子那个傻子居然还那么紧张,不过他要反抗我还是要陪的,老头似乎真的被气到,下手可真狠啊……


 
 


一步步走近丹辰子,我看着丹辰子满脸的紧张害怕,终究还是不舍


 
 


洗去记忆的灵力围成光圈缠绕在掌门的手腕上,眼看就要打入他的脑海我却冲了过去,呐别说,这洗去记忆还真挺疼的,丹辰子那么怕莫不是怕疼?好吧我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看着他难过震惊的表情还是忍不住安慰,“师兄算我自私,反正我要成魔也不会有人的记忆,只是我不想你忘记我,我想很久以后还会有个人记得有个少年叫丁隐,那个少年还很爱很爱你……”


 
 


我这也算是没有遗憾了吧,虽不能与子偕老,可也曾执子之手过





 
 


我叫丁隐,我的村子被一个群白衣服的人屠了,师父救了我却把我关了起来,要我在这里替父母替村里人替天下守护赤魂石,我不知道我算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这里暗无天日鬼哭狼嚎,他们让我守护赤魂石利用我却不曾有人来关心我来看我,除了掌门偶尔会过来讲一些我讨厌到极点的大道理


 
 


直到有一天来了一个人,一身翠绿色的衣服就像林子间的竹叶青,他说守护赤魂石不一定要待在这里,掌门无非是想霸占赤魂石然后利用我这个容器吸取更多的功力


 
 


我知道他在说谎,可我真的太想出去了,暗无天日的日子过了太久心中亦是积压了太多怨气,凭什么,凭什么我是那个容器,凭什么把我关在这种地方,凭什么我要替他们守着我一点都不想要的东西,凭什么……


 
 


他把我放了出来,可我不认路,乱走的后果就是被一群蜀山弟子围堵,我知道我现在一定很恐怖,因为我都能感觉到我身上浓郁的魔气,我知道多年的关押让我早已滋生出了心魔,身上的赤魂石更是被我吸收了不少魔气,他想占有我的身体,我却要吸干他所有的能力


 
 


不过这些蜀山弟子是傻是蠢还是太没本事?和我打架总是在让着我,一点都不肯出全力,打的我一点都不痛快,后来掌门那个老头来了,关了我那么多年还是能对我下死手,差点被他打死,但最终还是让我跑了



 
 


下山后我四处游历,结识了半吊子修道之人张馅饼,美艳妖女玉无心,兄弟美人越结识越多,一路同行的也越来越多


 
 


其实我的目标就是找到当年屠村的那群白衣人以及幕后主使,一路上打听寻找终于打听了点消息出来,当年寻找赤魂石容器最心急的只有一人,绿袍老祖上官警我,屠村的人最大的嫌疑也是他,只是知道这个消息后玉无心的表情有些怪异


 
 


后来突然跑出了一个疯子,看我的目光就像是看失散多年妻子?妈了个叽我怎么会这么形容!


 
 


那疯子说他叫丹辰子,是蜀山大弟子我的大师兄。丹辰子?我还真知道,一个从小被宠爱到大的孩子,基本没有过啥挫折,其实对于我这种从小被迫经历各种事,啥事都自己承受的孩子最讨厌的无非就是丹辰子那种啥挫折没经历过从小被宠到大的孩子,说是讨厌,其实就是嫉妒罢了


 
 


不过他还真有耐性,跟在我们身后两个多月,经历了我们各种冷嘲热讽,玉无心那些姑娘更是看不惯那种装模作样的正派人士,一路上也没少恶整他,他也一一坚持了下来,还送我一把剑,他说叫血饮,呸,我非要叫小红


 
 


听到我赌气的话语他只是无奈的笑了笑,馅饼狠狠地把他推离我的身边,一闪而过的凶煞还是被我看到,怎么,出来体验生活快忍不下去了?不过看着他的狼狈我还是心软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是酸酸的疼疼的


 
 


终于有一天我实在忍受不了心里这种不正常的感觉了,把其他人支开把他带上那个悬崖,“我是你师弟又如何,我被关在禁地不曾有一人看过我关心我,唯独掌门来过一次还是告诉我我要为天下人守护赤魂石,可我为天下又有谁人为我!”


 
 


终于将心中憋了许久的话喊了出来,可是他的表情却让我终身难忘,那个夜晚并不冷,晚风徐徐,明月挂在空中就像是指路灯一般,他却像掉入深渊一般,“我一直都在为你,只是你不记得了”他紧搂住我,低哑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心跳的不像是自己的,疼痛的感觉让我烦躁


 
 


用力的推开他,烦躁的让他滚,什么为了我什么不记得什么乱七八糟的,我不知道,不要来烦我!


 
 


似乎是把他真的伤到了,那天晚上他的情绪那么悲伤可我还是头也没回的走了,他也再也没有出现过,大概是受了挫折回了蜀山继续当他的大弟子大师兄去了吧




 
 


后来我见到了上官警我,讽刺的是他就是放我的那个人,他也爽快的承认了就是他当年屠了我的村子,也是他亲手将赤魂石打进我的体内,脸贴脸的对峙,终于让我想起多年前那个满是邪气诡异的脸,那眼神,分明一模一样,可是我明白的太晚,打击接踵而来,身后的玉无心狠狠地重击我的后心口,一口血喷涌而出,不可置信的看去却听到身后上官警我的嘲笑,“对了我猜无心一定还没告诉你,她还有个父亲,名叫上官警我”


 
 


所有人惊愕的看向玉无心,却见她一个闪身回到上官警我的身边愧疚的看着我们,体内的赤魂石不断的咆哮着叫嚣着,恨意悔意充斥着我所有感觉,伙伴们也纷纷与上官警我的手下动起手来,我拔出背后的血饮,我要为我的父母为那些曾经保护我的人报仇!


 
 


还是没能斗的过他,伙伴们也纷纷被重伤倒在地上起不来,当我眼睁睁看着上官警我嚣张的打算给我最后一击时脑海中却突然想起那个夜晚那个狼狈的人紧紧拥抱着我的温度以及我离去时身后悲痛的气息,我怎么会想起他呢?一个受不了挫折的人罢了


 
 


脸上被温热的鲜血溅到,有些懵,脑海中想的人突然出现在眼前,挡在我的身前,夕阳细碎的金光打在他的侧脸上,那一刻突然有什么东西在我脑海里炸开


 
 


初见时少年的美色,被摸的头发,被烧焦的刘海,满脸墨水气鼓鼓的找来,芦荟等厚肉植物粥,香喷喷的狗肉,混了狗油的晨露,被灌了大量的皂荚水,一个下午的骂声,师兄弟的宠爱,师父掌门的包容,被迫下山,被一步一步背会蜀山,几万节的台阶,也是那样的夕阳,也是那样的侧颜。水月渊里的暗无天日鬼哭狼嚎,穿透四肢的铁链,禁地里销魂的一个下午,被洗去的记忆……


 
 


一件件事在脑海里炸开,被洗去的记忆其实不过是被深藏,接住身前坚持不住倒下的人,心痛的难以言喻,眼前的上官警我却突然露出不可置信的目光,因为他心口处穿透了一把长剑,临死前还在试图回头去看是谁


 
 


上官警我倒下了,露出身后满脸泪水的玉无心,玉无心抱着他的尸身痛哭,虽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这般做,可仇终究算是报了,眼前的危机也终究解除,除了怀里的人


 
 


玉无心到底没有解释她最后的反水,一身黑衣黑纱的处理了上官警我的后事,拿出上官警我唯一能够就人命的药给丹辰子服下,却单约我来了那天我让丹辰子伤透心的悬崖



 
 


那是个早晨,天边泛着红光,太阳刚露出半个脑袋,玉无心换上一身白衫,纯净的气息就像我们初遇时那般天真,她告诉我,赤魂石除非用冥火炼化才能彻底毁去,冥火就在他父亲书桌上磨墨的砚石里,她也有办法取出赤魂石,但只有我能去毁掉了,取出赤魂石而保住我性命的办法就是给我换一颗心,因为赤魂石是打进我的心脏的


 
 


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想后退却被禁锢住,她流着泪吻上我,我们四周开始浮现出一个阵法,她早就做好一切准备了!


 
 


头晕晕的,除了她的眼泪我已经感觉不到其他了,再有意识的时候我已经回去了,馅饼眼眶红红的不说话,想起玉无心忙忙起身却被按下,馅饼哽咽的告诉我那天他赶到的时候我已经换完了心脏,玉无心把我和赤魂石都交给了他,他察觉出不对靠近去发现玉无心似乎并没有呼吸,探上脉搏也没有心跳,玉无心告诉他她是妖女,没有心一样活,转身却跳下悬崖


 
 


我却明白了,她把她的心换给了我!那个傲娇却善良的姑娘啊,终究为了我背叛了父亲背叛了自己,这一切,不过源于一个情字……




 
 


我是把丹辰子背回蜀山的,也是一步一个脚印走上去的,去体会他当时的心情,背上虽然沉重,却很踏实,一切苦尽甘来雨过天晴了


 
 


看守山门的还是那几个师兄弟,他们看到我眼神有一丝慌乱,手忙脚乱的摆出的却是防御状态,想起之前把他们三番五次的重伤,怕是对我有了心理阴影,却还是舍不得和我动手伤我


 
 


把丹辰子放下给他们看,露出初见他们时的天真,“师兄你们在干嘛?”


 
 


掌门见到我们激动的不能自已,我身上没了魔气,隐隐透着一股清灵之气,他拍了拍我的肩膀,感觉不到赤魂石的力量时他居然露出了孩子般呆滞的神情,我不由笑到,“掌门那么不喜欢那石头,我就把它丢进冥火化成灰了,您可要看看那灰?”


 
 


赤魂石剩下的灰被我散进江河湖海,里面血魔的魂魄什么的,早已灰飞烟灭



 
 


丹辰子醒来后见我很是呆滞,我听到我说,“喂,呆子你不会不认识我了吧?”他却一把抱住我,那力度差点把我勒死,肩膀处的湿濡却让我心安,一切,终于都结束了呢……



 
 


后来?后来丹辰子苦修仙术,不过有了我,在我们的双修下他失去的灵力不但回来了反而更精进了不少,掌门见他可以独当一面便扔下蜀山和我师父私奔去了,至于我师父当初带回来的那个孩子,现在反而成了我的亲传弟子,当初的师兄弟们现在见到我不但不能戳我脸玩我头发了,反而要喊我一声长老~


 
 


我下山后又给明辉师兄带了只和他当初带上山时一模一样的狗崽,知道事情的真相后明辉师兄追着我跑了半个山头,还真是小气呐……


 
 


至于明轩师兄,我现在每天必做的就是给他头发梳成死结,碍于我是长老他又不能反抗,所以本来及腰的头发现在已经齐耳……


 
 


你们要问丹辰子?现在咬我锁骨摸我屁股耍流氓的不就是他么……


 
 


“丹辰子你丫的属狗啊轻点?!!!”


 
 


————丁隐篇完————


 

评论 ( 2 )
热度 ( 60 )
  1. 墨茕凉兔 转载了此文字
    23333终于盼来he!辰隐he好难得QAQ感谢太太特意去了解蜀山的剧情才为我写了辰隐萌萌哒日常!爱
 

© 墨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