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之约,止于百岁。
他一生在等,等一世不归。』
泥嚎~这里是浮灯残影的小墨茕!
pser|coser|填词|视频剪辑|古风圈|二次元|御宅族|龙族盗笔脑残粉儿|三国江东厨|橡皮章|撸簪|手写|摄影|料理
◆后宫——老公陈等等男票kkw
于朦胧朱一龙的颜粉~
◆这些年爬过的墙头——
可逆:严九|苏越|靖苏|诚台|初次|刀恒|辛伊|泓川|楚路|花邪|滨田兄弟
不可逆:三九|狄尉|萧连|策瑜|楼诚|凌李|恺楚|桃雪|释索|马猴混沌|峰霆衍生|mike&ben(LHF)
不拆不拆窝萌不拆cp!_(°ω°」 ∠)
◆渣浪ID:@墨茕_
来呀~快来微博互相伤害丫_(:зゝ∠)_
◆窝很好勾搭的嘤quq尽管来评论区找我玩!至今主战场都在lof,此博客堆砌一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偶尔心血来潮写写文填填坑~感谢关注,望不弃!
◆【无偿】【无偿】【无偿】(练手期商用也无偿哦)承接各种风格和用途的海报宣图、封面设计、logo头像、手写题字,以及古风填词和基础的pv制作~一般有时间且在能力范围内的都会接!能接受我的拖延癌并不嫌渣的话就快来约约约吧!ヾ(≧へ≦)〃

11月12日祭

晚上9点多给母亲打了个电话,她一开口我就觉得声音不太对,心里就有种预感。

后来当她说到姥姥7点半去世了的时候,我还是有些不敢相信。我以为至少姥姥是病危而已,也许明早我还可以赶回去见一面。可惜已经没这个机会了。

明天本来没课的,我今晚就应该回家,但是有点懒懒的晚上赶回去,明天上午还想干点别的,就想着,明天下午再回去罢,反正不差一天。如今想来追悔莫及。

姥姥这几个月身体状况越来越差,我却很少有时间去看她。就算每周末回家,我也很少去探望,因为懒惰,也因为和姥姥的感情有些疏远了。上周末在去学校之前妈妈特地带我去她家探望过一次。

彼时姥姥已经从医院转回了家里,有种自暴自弃的意味。反正活不长了。他的儿子儿媳这么想,她自己也一度这么想过,活受罪还不如死了好。但是后来几天听妈妈说她又有了求生的信念,虽然已经连话都说不了了。

我想没有人会真正不愿意活下去的。

但是姥姥实在太苦了,前半生为自己为儿女,后半生还是为自己为儿女。不过前半辈子是为了让自己和儿女有口饭吃,后半辈子是为了让儿女过得幸福,能有人给她养老。

可惜她生了一个窝囊的大儿子和窝囊的小女儿。

大儿子怕媳妇,而媳妇只爱钱,于是挑拨兄妹关系,就为了争老太太的那点可怜的家产。

小女儿心疼母亲,为了不让母亲伤心不去和大哥争家产,却和大哥关系形同陌路。后来果然大哥一家如愿拿到了老太太的遗嘱,也顺理成章的不再上心老太太的病苦。小女儿依旧默默的照顾年迈的母亲,可惜也很窝囊,还要一边受大哥大嫂的打压,对现状无能为力。

姥姥的孙子和外孙女更是窝囊中的窝囊。

于是苦了老太太的后半辈子过得也很艰难。

现在想来,我竟没有一张长大后和姥姥的合照。连留念都没有。

关于我小时候和姥姥的记忆很模糊了,但是我的记忆中小时候自己太不懂事,姥姥是个老实人,自己就经常冲她发脾气。这个印象反而是最深的。长大后时不时回忆起来都很惭愧。想过要弥补又停滞不前。一直想着大学毕业找到工作定要好好报答,如今也都成了遗憾。

如今还清晰记得,上周去探望她的时候,她口不能言,意识有点模糊,但看到我来了还是瞪大了眼睛,好像眼睛还要泪光?这个我有点记不清了。我去到她床边也不知要说什么,看到她病的这么重只觉得什么也说不出来。呆呆的陪了一小会儿就得走了,还要赶车去学校。她一直握着我的手,听说我要走了也不撒手,就那么直直的望着我。那时候我才终于忍不住泪水了。我尽量用平稳的语气跟她笑着说,我下周回家再来看你,好么?她仍然不肯放手。虽然她握的并不紧,但是我不想把手抽出来。我甚至心底有点期望她永远别撒开我。心底突然蹦出了一个不好的想法,这会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吗?后来暗自咬舌,怪自己乌鸦嘴。只是没想到会一语成谶。

家人都在床边,劝她松开我吧,孩子要上学啦。迟迟的,她终于把手松开了。我感觉有点失落,眼泪冒出来更多。因为我看到,她在向我挥手作别。她松开我的手就开始摆手,是让我走吧,也是在跟我说再见。眼神凄凉。

然后我就走了。

我那时出门还天真的以为自己下周还可以接着来看她。

然后就在我回家的前一天晚上她就没等下去。

本来以为自己和姥姥感情够淡,自己也是个冷情没良心的人,不会有太多悲痛,可是毕竟是亲姥姥,我的为数不多的亲人,之前唯一剩下的亲人就只有母亲和姥姥了,现在又走了一个,就剩下我和母亲。

人活着的时候不知道珍惜,死了才后悔莫及,电视里不知道演过几百遍,自己也曾笑过那些人痴傻。没想到天道好轮回。

想起当初央视的一个公益广告。孩子总说,妈,等以后,我就陪你干嘛干嘛。从小时候说到长大,总说以后。最后母亲临终时才发现自己的承诺来不及实现了。大概情节有些忘了,但是最后一句话感触很深。

别让等待,成为遗憾。

简直讽刺。

如今不知道一腔苦痛该像谁倾诉。自己的懊悔,不舍,痛苦,心疼,恐怕没几个人真正有兴趣倾听。翻了翻列表,除了不可能会有兴趣倾听的人,还有关心我但是太忙没时间的,剩下的就是不想让对方为自己担心的。连室友同学都不想说。像那种自己能倾诉的对象数来数去竟只剩一个网友了。还好有她。虽然她安慰人的技术并不好,简直和我出奇一致的烂,但是最简单的安慰反而胜过千言万语。我能感到她对我是真的关心,我很开心自己没有选错倾诉对象。虽然自己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要瞒着身边亲友。可能是自尊心作怪,很少示弱,刻意伪装坚强,还有那该死的面子。我现在也只是想放声哭出来罢了,也许大哭一场能好点。明天回家见到的会是棺材里一具冰冷的尸体,我可不想在家人面前流泪。

接下来人生还会有很长的路要走,你身边的亲人朋友也会一个一个离开你。这是我生命中的第一个离开我的亲人,将来还会有第二、三四个,最后就是自己。人一生下来的就在走向死亡的路上,明明就已经知道自己的结局可还是要忍着各种各样的痛脚步不停,直到路的尽头一切归零。

现在剩下的,也就只有珍惜眼前人了吧。

今天写下祭文,悼念一生孤苦的姥姥,也为了让一些细节有处可存档,我对自己的大脑丝毫没有信心。多年之后,我如果一直不看照片说不定都会忘掉姥姥的模样,但她的名字我一定忘不了。她的名字被刻在了心上——我想我死后我的心脏上一定能刻着几个稀稀落落的名字,他们都是我这一生仅有的,忘不掉的名字。只要我还记得他们,他们就不算是死亡。直到我的一切也化为飞灰。

不是有种说法。人的死亡分为三个阶段:1.经医生确认,你已经没有生命体征,那张死亡通知单是你第一次死亡。2.当大家都来参加你的追悼会,骨灰入土,一切尘埃落定,这是你的第二次死亡。3.当这世界上最后一个记得你的人也死去或者把你忘记,你才算是真真正正的死亡,连一点痕迹也无。

姥姥,愿你在曾向往笃信过的天堂安好,再无苦痛。



亏欠你的爱,今生不得还,说来世又太过缥缈虚幻,徒留一生遗憾。

2015.11.13  00:36

评论
 

© 墨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