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之约,止于百岁。
他一生在等,等一世不归。』
泥嚎~这里是浮灯残影的小墨茕!
pser|coser|填词|视频剪辑|古风圈|二次元|御宅族|龙族盗笔脑残粉儿|三国江东厨|橡皮章|撸簪|手写|摄影|料理
◆后宫——老公陈等等男票kkw
于朦胧朱一龙的颜粉~
◆这些年爬过的墙头——
可逆:严九|苏越|靖苏|诚台|初次|刀恒|辛伊|泓川|楚路|花邪|滨田兄弟
不可逆:三九|狄尉|萧连|策瑜|楼诚|凌李|恺楚|桃雪|释索|马猴混沌|峰霆衍生|mike&ben(LHF)
不拆不拆窝萌不拆cp!_(°ω°」 ∠)
◆渣浪ID:@墨茕_
来呀~快来微博互相伤害丫_(:зゝ∠)_
◆窝很好勾搭的嘤quq尽管来评论区找我玩!至今主战场都在lof,此博客堆砌一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偶尔心血来潮写写文填填坑~感谢关注,望不弃!
◆【无偿】【无偿】【无偿】(练手期商用也无偿哦)承接各种风格和用途的海报宣图、封面设计、logo头像、手写题字,以及古风填词和基础的pv制作~一般有时间且在能力范围内的都会接!能接受我的拖延癌并不嫌渣的话就快来约约约吧!ヾ(≧へ≦)〃

【三九】恋人未满/暗恋三十题1、2

原剧:太子妃升职记

CP:齐晟x齐翰

这是个双向暗恋梗,虽说是30题但整体是一个故事。

欢迎来评论区找我玩!


正文:

1.好像发现了可是说不出口

齐晟在想,这种感情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他的视线仿佛穿过了眼前一片雨幕,凝望着多年前那片静谧的灯海……

“三哥,我就知道你一定喜欢!从这里望去啊,整个盛都城的灯火都尽收眼底呢。”

登高远望无限晚景,方知原来九这么晚带他来爬高楼的用意,此刻家家户户皆已掌灯,暖暖的颜色透过数不清的窗纱,让人站在高处一览无余,仿佛置身于灯火的海洋。齐晟看了一会儿就悄悄把视线转移到身旁少年的脸上。此时身旁灯笼的光亮打在他侧脸,费劲爬楼使他的额上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一双眼睛却晶亮无比,万千灯火都倒映在他的眼中,星星点点汇成了两颗耀石,牵引着齐晟的心不自觉的跌了进去。

“三哥,三哥?你有在听我说话嘛?”小齐翰嘟起嘴,不满他三哥的走神。

“嗯?小九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三哥可以一辈子都陪着九儿玩吗?在皇宫里就只有三哥对九儿最好了,九儿想一直都有三哥陪在身边!”

少年齐晟宠溺的摸着这个好像永远都长不大的孩子的脑袋,心都快要融化,“好,三哥答应你,一辈子就只陪你玩。”

谁知他的小九弟忙摇了摇脑袋一本正经的道:“三哥要是只陪我一个人玩的话,那芃芃该伤心啦,还有二哥,还有那个张家姓江的小姑娘,他们都会不开心吧。我只要永远能站在三哥哥身边就好,九儿不会一个人独享的。”

齐晟那一瞬间有点心疼,他这个九弟,从小就不争不抢,总是把最好的留给别人,就是性格老实又敏感,不爱和别人交流,导致在宫里没一个能玩得来的朋友。如今不知鼓起多少勇气方才说出这个请求,也只不过害怕被自己抛下,继续他一个人孤零零的日子罢了。

于是,那时也不过刚满十二岁的齐晟就装成一副小大人的样子,拍拍他的肩膀,用平稳却坚定的语气跟他说,“别怕,三哥无论如何都不会抛下你的。小九你也要答应我,别跑到三哥找不见你的地方去了,知道吗?”

“嗯!”小小的人儿认真点头,灿烂的笑容敢与明月争辉。

齐晟盯着小九露出的两颗虎牙,觉得此刻自己就是最幸福的人了。他常常想,那一刻时光若止,是不是自己就能永远兑现承诺,没有后来的太子,没有夺位,更不会与小九越走越远,互相视若仇敌。

直到现在才发现自己的对他的心意吗?齐晟临窗长叹了口气。

原来早已一往而深。



2.无法组织的语言

齐翰不知道他这个三哥是怎么了,最近几天总觉得他在躲着自己,与他不得不碰面又总是觉得他欲言又止,吞吞吐吐的就是不开口。

谁来告诉他这个犹犹豫豫优柔寡断的人是谁!还我巧言善变花言巧语的三哥!

以上,都是齐翰内心深处的吐槽。

齐翰翻开一本兵书,只看了一会儿就见他盯着某一页久久不再翻动。倒不是因为书的内容,而是他的思绪一直静不下来,脑袋里翻来覆去都是齐晟的影子。齐晟看他时轻蔑的眼神,齐晟与他说话时疏离的语气,还有话里话外的夹枪带棒针锋相对。

其实他是应该恨齐晟的啊。那个人背信弃义,一朝被封为太子就变得冷漠无情,又得赐尚书长女为妃,真真是春风得意。三哥可是忘了当初的承诺?说什么永远不会离开一辈子陪伴原来都是假的,呵,不过都是哄小孩的把戏而已。

既然三哥狠心抛下我,那就让九弟我去追吧,直到我有能力与你比肩,是不是就再也甩脱不掉我了?

当然,像我心悦你这种话齐翰是万万不可能说出口的,在自身没有能力的情况下,掏心掏肺也只会被人视为泥土,随意摒弃,走前还要踩上两脚,用鞋尖使劲儿碾几下,直到一片真情真的与泥土混为一体没了本来面目方止。

“九哥,我进来啦!”齐翰被杨严的敲门声打断了思绪,这才发现手里的书早已被自己捏皱。

杨严一蹦一跳的来到他跟前,嚷着前几天连绵春雨难得今日天朗气清出去逛逛最是合适。齐翰从小最受不了他撒娇一般的语气,只好一路被杨严拖出了王府,向那春色大好处进发。

前路未知,让想说的话都消散在春风里吧。反正也不知该怎么说出口。

齐翰边走边如此想着。



TBC.

评论 ( 9 )
热度 ( 29 )
 

© 墨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