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之约,止于百岁。
他一生在等,等一世不归。』
泥嚎~这里是浮灯残影的小墨茕!
pser|coser|填词|视频剪辑|古风圈|二次元|御宅族|龙族盗笔脑残粉儿|三国江东厨|橡皮章|撸簪|手写|摄影|料理
◆后宫——老公陈等等男票kkw
于朦胧朱一龙的颜粉~
◆这些年爬过的墙头——
可逆:严九|苏越|靖苏|诚台|初次|刀恒|辛伊|泓川|楚路|花邪|滨田兄弟
不可逆:三九|狄尉|萧连|策瑜|楼诚|凌李|恺楚|桃雪|释索|马猴混沌|峰霆衍生|mike&ben(LHF)
不拆不拆窝萌不拆cp!_(°ω°」 ∠)
◆渣浪ID:@墨茕_
来呀~快来微博互相伤害丫_(:зゝ∠)_
◆窝很好勾搭的嘤quq尽管来评论区找我玩!至今主战场都在lof,此博客堆砌一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偶尔心血来潮写写文填填坑~感谢关注,望不弃!
◆【无偿】【无偿】【无偿】(练手期商用也无偿哦)承接各种风格和用途的海报宣图、封面设计、logo头像、手写题字,以及古风填词和基础的pv制作~一般有时间且在能力范围内的都会接!能接受我的拖延癌并不嫌渣的话就快来约约约吧!ヾ(≧へ≦)〃

【三九】恋人未满/暗恋三十题3、4

原剧:太子妃升职记

CP:齐晟x齐翰

这是个双向暗恋梗,虽说是30题但整体是一个故事。

欢迎来评论区找我玩呀!


正文:


3.想拥抱你的冲动

今日宫中设宴一聚,皇上和皇太后有意为尚未娶妃的九王制造机会,宴请了许多盛都城内达官贵人的适龄千金,莺莺燕燕齐聚殿内,堪称一道风景。

太子携太子妃张氏出席,赵王有赵王妃江氏相陪,唯有九王身边坐着个杨严而并非红颜,皇上为自己的小儿子暗自头疼。

“咳,翰儿啊,你年纪也不小了,身边却还没一个妻妾。可是已有中意的女子了?”

殿内一众女眷纷纷暗自竖起耳朵,手上绞着帕子,垂首娇羞,既希望九王殿下看上的是自己,又怕自己待会儿连一点资格都没有了。

还好,九王瞄了一眼脸上无甚表情的太子,恭敬答复皇上“儿臣并无中意的女子。”

那些莺燕又觉得自己还是有机会竞争一下的,即使做不成九王妃,在府里当一小妾也好。南夏哪个女子不想嫁给温润如玉的第一美男九王齐翰呢?

皇太后闻言心里乐开花,看样子今日为老九谋一喜事将再无牵绊,于是美滋滋的给了座下众女子一个眼神,那些如花的姑娘们会意的一人捧着一杯酒,接二连三的凑到九王桌前敬酒,不一会儿九王身边的美人就把他围了个严实。杨严一见大事不妙,机灵的早已爬出了包围圈,回头一看这情形惊呆了,只能暗自叹一声九哥你自求多福吧。

隔了几桌的太子妃举杯啧啧称奇,“看样子九王今晚艳福不浅啊,皇祖母这一招还真是绝,看九王再怎么逃的掉喽。”

旁边的太子正一杯接一杯的灌自己酒,对周遭的一切视若无睹。这会儿又听闻张芃芃这番玩笑话,不知为何就有点胸中气闷,想起身请辞出去透透气或许能好一点吧。

经过齐翰桌前,齐晟还是忍不住看了一眼。齐翰坐在那里有些手忙脚乱,有的姑娘为他斟酒,有的姑娘向他自报家门,居然还有姑娘借着混乱的场面对齐翰动手动脚。

不知羞耻!

齐晟的怒气已经达到了顶峰,现在他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把齐翰拽到自己怀里,向全天下宣告所有权,然后把他永远关起来,全世界只有自己一个人能见到他,抱着他,抚摸他……

齐晟一路逃到了御花园,他觉得自己一定是喝多了。

晚风吹起一阵幽香,他觉得就连酒气都被吹散了不少。向着风的来处寻过去,那是一颗粗壮的梨树。月光下,树脚地面一片雪白,一阵风过便可吹落树上花瓣打着旋飘落。心旷神怡之下,那些烦躁的心情也好似减轻了许多。

齐晟想起了年少时同小九在御花园这颗梨树旁嬉笑玩闹的日子。

还有成年后小九一袭白衣盛雪,于梨花纷飞下对自己抬眸浅笑的模样。


砌下梨花一堆雪,明年谁此凭栏杆?


“三哥好闲情,居然寻了个清净处吹风,怎么也不叫上九弟我?”



4.才道别就又想见面

身后传来了熟悉的清冷嗓音,齐晟不会想到自己刚刚还在念着的人这么快就出现,却将惊喜都悉数掩饰起来,换做了平时面无表情一副冰山脸转过身迎着来人。

“那么——九弟又是为何不在宴上享受温香软玉,跑出来做什么。”

齐翰闻言付之一笑。


其实之前齐翰就被那些世家小姐们围得焦头烂额,他也实在想不到一场突如其来的晚宴怎么就变成了他的相亲大会,无奈之下被灌了几杯酒,正有点不知如何是好,恰巧一抬眼在人头攒动间瞄见了齐晟离席的背影。

齐翰左右是坐不下去了,便找了个如厕的借口匆匆逃离了那个“虎狼之地”。

他不知不觉间被扑面的幽香一路引到这里,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离席的那人凭栏望月。


齐翰慢慢踱步过去,与齐晟并肩立在廊下。

“殿中实在太闷,刚刚又多喝了两杯,出来透透气罢了。怎么,难道三哥也是出来透气的?”

多喝了两杯?呵,美人捧酒果真应该多喝两杯!

“我如厕回来发现这儿的梨花开的正好,便驻足多看了会儿,这便要回去了。九弟也尽早回去吧,今晚席上要是没了你,可不知会有多少千金小姐黯然心伤,茶饭不思。”齐晟有些暗恼,语调也难免有些嘲讽。

齐翰仿佛没听出话外弦音,面上依旧保持着一贯的浅笑,举止有度的答道:“九弟自当早归,三哥自便。”

有的时候齐晟简直恨透了齐翰这种兄友弟恭的样子,恨不得扒开他的伪装掏出他的心脏看看他的本来面目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正当齐晟赌气要掉头回去的时候,不远处忽然有嘈杂之声传了过来,两人均是一愣。

强公公匆忙跑过被齐晟叫住,他仿佛见到了活菩萨,就差没三叩九拜行大礼感激涕零,“太子殿下,太子妃殿下和赵王妃殿下不知怎么的竟掉进太液池里去了!奴才四处找您没想到您在这儿呢,太子殿下快去救救她们吧!”

两个人闻言一惊,

“废物!竟无一人会水的吗!”

齐晟还没等说完便忙向太液池方向奔去,齐翰觉得事大,也匆忙跟了过去。

结果齐晟跳下池子救起了还在扑腾的江映月,而齐翰只好把沉下去的张芃芃给捞了上来。

太子妃救得晚了一点,已经晕了过去,而太子却不顾自己发妻直接抱着赵王妃往太医院而去,齐翰实在是越来越看不懂他这个三哥了。

他拧着袖子上的水,一直跟在芃芃身边的小侍婢哭声实在扰人,他赶快让太子府的下人们把太子妃抬回去找太医看看。

齐翰蹙眉暗绸今晚之事不知又会掀起什么风波,不过好歹今晚的宴席他是有借口不用再回去了,意料之外的逃过一劫。

回府的路上,齐翰脑海里开始不自觉的闪过他三哥的脸。

今夜梨树旁的偶遇,真的只是巧合?不知道三哥如今再看到满树梨花盛开,所思所想是否与我相同,他是否也对两人的过往有过一丁点怀念?

唉……才刚分开就无法抑制的想再见到你。

我大概是病入膏肓了。



TBC.


评论 ( 13 )
热度 ( 33 )
 

© 墨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