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之约,止于百岁。
他一生在等,等一世不归。』
泥嚎~这里是浮灯残影的小墨茕!
pser|coser|填词|视频剪辑|古风圈|二次元|御宅族|龙族盗笔脑残粉儿|三国江东厨|橡皮章|撸簪|手写|摄影|料理
◆后宫——老公陈等等男票kkw
于朦胧朱一龙的颜粉~
◆这些年爬过的墙头——
可逆:严九|苏越|靖苏|诚台|初次|刀恒|辛伊|泓川|楚路|花邪|滨田兄弟
不可逆:三九|狄尉|萧连|策瑜|楼诚|凌李|恺楚|桃雪|释索|马猴混沌|峰霆衍生|mike&ben(LHF)
不拆不拆窝萌不拆cp!_(°ω°」 ∠)
◆渣浪ID:@墨茕_
来呀~快来微博互相伤害丫_(:зゝ∠)_
◆窝很好勾搭的嘤quq尽管来评论区找我玩!至今主战场都在lof,此博客堆砌一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偶尔心血来潮写写文填填坑~感谢关注,望不弃!
◆【无偿】【无偿】【无偿】(练手期商用也无偿哦)承接各种风格和用途的海报宣图、封面设计、logo头像、手写题字,以及古风填词和基础的pv制作~一般有时间且在能力范围内的都会接!能接受我的拖延癌并不嫌渣的话就快来约约约吧!ヾ(≧へ≦)〃

【凌李】夜未眠(一发完)

*练笔作,顺便自己体验一把所谓的画风突变。

*前边的肉让我次掉啦!⊙ω。⊙【嚼

友情提示:分割线以下凌医生病娇黑化,想看纯宠溺的答应我看到分割线就停下来吧_(°ω°」 ∠)

正文:

紊乱的气息渐渐平复,凌远侧身,轻抚爱人仍透着红晕的脸颊。

刚刚还在身下蹙眉低吟的人,终于不堪今夜过于频繁的索求,于最后灭顶的快感中昏睡了过去。

不知今夜我可会入你梦中?

不自觉间勾起一抹宠溺的笑,凌远倾身以舌尖卷走李熏染嘴角还未来得及吞咽的银丝,复又循着踪迹一路往上索求,最终贴上了他略微红肿的唇瓣。轻巧灵舌侵入,缠绵的与他来了个短暂而又湿濡的吻。

于今夜,无论是李副队弓背抬颔,露出一截皓颈的魅惑,还是一开始闭眼咬牙死撑着不吭声的可爱,亦或是情难自抑时双眼放空周身颤抖抽搐的性感,此时一一回想起来,他的每个表情每个动作都有理由让凌大院长选择放弃该死的理智,抓着眼下累晕过去的人儿再次共赴那巫山,翻云覆雨。

毕竟顾念到今夜的不节制可能使得爱侣再无法承受更多,凌远在心底默念“空即是色色即是空来日方长blabla”,以此终于是在一片静默中拉回了自己开缰的冲动。

他深呼一口气,扭头打开了床头灯,体贴的调到暗光。身畔那人赤裸的暴露在昏黄色调之下,浓情过后,身上留下的斑点战绩此刻被无限放大,片片红痕更衬的那人肤色白皙胜雪,一切一切都美好的如此不真实。他在睡梦中睫毛微微颤动,似破茧的彩蝶,下一秒就将展翅挣脱桎梏,远离凡尘。

而这种事又是凌远不想看到且绝不允许的。

凌院长逆着光眯起了一双长眸。

********我是丧病的分割线********

他指尖略略扫过床头铁杆上挂着的寒铁,金属与金属相撞,就叮叮当当突兀的在空静深夜作响,使人闻之略为悚然。凌远回身牵起李熏然的右手,好好的一截皓腕,却因之前的挣扎而留下一圈青紫,尤其扎眼。凌远心疼的替他揉捏着,半是埋怨半是无奈。

何必折磨自己呢?想故意惹我心疼,是吗。

皱着俊眉揉了会儿,凌远有些恋恋不舍的将这截手腕重新送回了床头那只银色手铐里。又转到另一侧,将他左手也同样铐进了右侧床头。

今日做到兴起,凌远便破天荒的解了熏然手腕的束缚,将他已然瘫软无力的双臂搭在自己肩上,体会彻底融为一体的涵义。

自从那次李熏然九死一生后,与凌远因为刑警这个职业的人身安全问题大吵一架,李副队就再也未能有机会从他身边离开。像今夜这般,全身束缚都被解开的自由时刻,也算是极其难得的脱身机会。

不过,想必那时晕乎乎的某人已经没精神也没力气注意到这个了。

“你是我的,”凌远痴迷的望着他的睡颜,

“我一个人的爱人,一个人的熏然,一个人的命……都是我的。我一个人的,全部……”

满脸餍足的人嘴角扬起愉悦的弧度,一遍遍在恋人耳边低喃,手顺着他的发丝轻轻抚弄,看上去倒真像一对儿柔情缱绻惹人艳羡的眷侣。倘若可以忽略掉李熏然那双被锁住的手腕……

许是被这动作搅扰了清梦,又或许是睡得不踏实遇到了不太好的梦境,小警官皱起眉头微微摆首,嘴中不时漏出一两句呓语,似在推拒着什么,而又细弱蚊吟听不真切。

夏日天长,远处天边已经开始泛起鱼肚白,四野启明,同时也预示着这荒唐的一夜即将过去。

然而,今后还会有无数个让人沉沦的夜晚在等待着他们,不是吗?

END

评论
热度 ( 27 )
 

© 墨茕 | Powered by LOFTER